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自集趣事

鬼神不可褻瀆

2019-07-22 來源:自集趣事網

“魯甸縣”有一戶姓毛的人家,原本是當地的世族大家,宅院宏偉寬闊,后來就敗落了。到了解放的時候,破落的庭院分給了五戶窮人。自從五戶窮人住進去以后,怪事就經常發生。

大半夜,常常聽到凄厲的哭泣聲。二十幾口人被吵醒以后,紛紛起床,四處尋看,連根毛也沒見著。等回去睡下,哭泣聲又響了起來。到后來,有三個體弱的人莫名其妙就瘋了,去醫院檢查,也沒查出什么結果。之后,那些搬進去的人家害怕殃及自己,紛紛搬了出來。就這樣,那偌大的庭院也就一直荒廢著。

毛家有個后人,叫“毛星”,生性放蕩,無拘無束,從來不相信鬼怪之說。從小到大,每次路過墳地時,總是要跑到墳頭上,撒一泡尿,淋墳頭上的野草、野花,以此為樂!

長大以后,他聽說,自家的祖屋里曾鬧過鬼,為了顯示自己的本事,他干脆搬進祖屋住下來。他的父母怕他被臟東西纏上,竭力的勸他不要去祖屋住。可是,他不但不聽父母的勸告,反而說道:“老封建,老迷信!現在社會,還有什么鬼怪呢,就算有,也是人裝的。我是現代社會的新青年,且會相信那些鬼怪之說!”

毛星搬進屋里,住了一個星期,連根鬼毛都沒見著。于是,他呵呵笑道,自言自語:“世人都是愚鈍的,什么社會了,還相信鬼!真是,糞土之墻不可糊也!”

一天晚上,他買了一瓶酒和一些花生,來到祖屋里,坐在地板上獨個兒喝了起來。他一邊喝,一邊說道:“人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不見老鬼來喝酒……”

忽然,一陣陰風迎面吹來。毛星打了一個寒顫,又自言自語:“難道真的有鬼?”說著,站起身,四處一看,什么也沒有。他又坐下來,繼續喝酒,獨個兒取樂。

忽然,他感覺自己的耳朵被人狠狠掐了一把,疼得撕心裂肺。毛星跳了起來,大聲罵道:“就算你是真的鬼,我也不怕你,你給我出來。”

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人人都怕鬼,你卻不怕,真是佩服!”

毛星帶著幾分驕傲神色,說道:“我是社會的新青年,且會怕你你們這些鬼怪。其實,我知道你們不是鬼,而是人扮演的,不要以為會一點魔術,就能瞞天過海。我告訴你,我從小就不相信有鬼,你就別躲了,趕快出來。”話音剛落,他的臉巴又被人狠狠扇了一下。這一巴掌可不小,把毛星打得轉了三圈才停下來。

毛星又罵道:“你們這些偽君子,有本事出來跟你大爺真刀真槍打一架,當縮頭烏龜,算什么好漢。”

那個女子的聲音又傳來,說道:“我不是耍魔術的,而是一只鬼。”

說話間,毛星的臉巴又被狠狠扇了一個耳光。毛星順手撿起一根破木棍,胡亂的揮舞著,揮了一陣,氣喘吁吁的說道:“你給我出來呀!”

那個女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道:“就算你累死了,也打不到我。”

毛星說道:“你這個卑鄙的女子,我就不相信你是鬼。”

女子哈哈一笑,說道:“我會讓證明給你看,我是一只鬼。我去了……”整個聲音就消失了。

毛星聽了半天,沒有什么動靜。他也沒有把剛才發生的怪異之事放在心上,鞋襪一脫,跳上床就睡了。不知何時,毛星感到呼吸有些困難,胸口就像壓了一個千斤重的石塊。他慢慢睜開眼睛,什么看不見。他試著翻了翻身,可是身子就像被粘在床板上似的,怎么也動彈不了。他想大聲呼喊,可是,嘴巴也被封住了。那一刻,除了束手待斃,也別無他法。

過了一會兒,只聽一陣蟋蟀的聲音響了起來。毛星感覺,壓在自己身子上的東西猛地一竄,逃走了。他急忙坐起來,只覺得全身濕漉漉的,用手一摸,全是汗珠。毛星自我安慰,道:“夢魘而已,夢魘而已!自己嚇唬自己!”

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不是夢魘,而是我壓著你了。”

毛星感覺,那個聲音就是從床底下傳來的。他點燃煤油燈,往床底下看去,什么也沒有。

“我在你的床上,你閉上一只眼睛,就可以看到我了。”那個女子的聲音從床上傳來。

毛星站起身子,朝床上看了看,只見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正睡在自己的床上。毛星把煤油燈端近一些,看了看,女子臉色蒼白,臉蛋浮腫,就像一個臃腫的葫蘆一樣。再看那鼻子,兩個鼻孔眼底朝天,丑得無法形容。丑陋的女子說道:“我不是變魔術的,而是一只淹死鬼!”

毛星呵呵一笑,說道:“這么丑,還敢出來嚇人,真是不要臉!”

女鬼一聽,滿臉怒色,說道:“世人的眼睛都是盲目的,你也一樣!我這么漂亮,既然說我不漂亮,真是太令我失望。”

毛星呵呵一笑,說道:“見過臭美的鬼,卻從來沒見過像你這么臭美的鬼!我服了你,我相信你是一只鬼,請你趕快離開吧!還望這位美麗的女鬼,以后不要再來打攪我了!”

女鬼更加氣憤,抬起右手,伸出一個手指頭,彎成鉤子,猛地刺進毛星的眼睛里,再用力一拉,一顆圓丟丟的眼睛像一顆玻璃球一樣,滾出了眼眶。毛星捂住眼睛,發出殺豬般的嚎叫聲。丑陋的女鬼陰慘慘一笑,問道:“原本,我只打算嚇唬你一番就算了。沒想到,你既然侮辱一只美麗的女鬼,簡直自不量力,自尋死路!”

毛星撲通跪在地上,說道:“求求你放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褻瀆鬼怪了!”

丑陋的女鬼,憤怒的問道:“看你以后,還敢不敢把尿撒在我的墳頭上。”

這時,毛星才想起來,自己從來不信鬼,路過墳地時,總是把尿撒到墳頭上,淋野花野草取樂。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后悔。毛星哀求道:“只要鬼姐姐饒了我,我一定痛改前非,不再做那些褻瀆鬼神的蠢事了。”

女鬼化成一陣風走了。毛星捂住被挖去眼珠的眼眶,狼狽不堪的跑回到家里。過了半年,另外一只眼睛也瞎了。從此,他的一生都是在黑暗中度過。

?
福彩开奖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内蒙古11选5 90足球即时比分网 快乐10分 理财产品转让会亏本金 股票配资被骗了怎么办 dota比分网 e球彩 快速赛车 股票配资有什么风险 基金配资地址 河北11选5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 北京赛车 2011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海宁皮城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