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自集趣事

剝皮之嫉

2019-07-22 來源:自集趣事網

“曉麗,你怎么還不過來,就差你一個人了,快快!”

“馬上就到了,我車堵在路上,你們先玩兒,不用等我哈!”唐曉麗掛掉電話,不慌不忙的從后座里拿出化妝品,對著鏡子開始補妝起來。

這是一個長相平凡,但穿著藍色皮衣的時髦女人,她的妝畫了一層又一層,終于遮住了臉上那些鵲斑,她這才露出滿意的笑,打開車門,走進面前這家高檔酒店。

進入一個包間里,里面的人見到她立馬笑著圍了上來。

“吆,曉麗啊,幾年不見,你這是嫁了一個有錢人吧!”其中一個矮胖的但是穿著華麗的女人笑道。

“是啊,曉麗這絕對是發達了,你看她這身上的皮草,這件衣服挺貴的吧!”

眾人七嘴八舌,唐曉麗的臉上終于露出了滿意的笑臉,但是卻裝做不好意思樣子輕笑:

“哪有你們說的那么夸張,不過就是件皮衣而已,也沒多少錢。”

胖女人咧嘴一笑:“是嗎?那這多少錢啊!”

“不貴不貴,也就萬把塊錢而已!”

“是嗎?”

眾人臉上都露出羨慕的神色。

唐曉麗心里的虛榮的快感使她臉上露出驕傲的笑。

“曉麗啊,多虧了這次同學聚會,我才是見識到了,你現在是混的不錯啊。”幾人說著到房間里坐著聊天。

看著當年那幾個比她有錢的大小姐如今都對自己另眼相看,唐曉麗覺得這次總算是沒有白白浪費心思。

“嗨,朋友們。”一個長相妖嬈,身材苗條的女人打開門走進來,朝大家打招呼,所有人都看向她。

“哎?如姐你今天也來了。”

“是啊,咱們班好不容易才來一次同學聚會,我怎么可能不來,那可就錯過跟大家見面的機會了。”女人笑的落落大方。

相比看到唐曉麗是的驚呀,這次所有人看著她的表情擇是驚喜。所有的男人們看到她臉上都露出愛慕的神色,這一切讓一下子被冷落的唐曉麗的臉色變得非常不好。

她似乎又想起當初上學的時候,這個林如是如何搶盡風頭,而她無論怎么努力,只要這個女人一出現她就會被無視,這讓自尊心較強的唐曉麗在那個時候就在心里留下的陰影,并且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比她更好,代替她在班里女神的地位。

可是沒想到十年以后,還是這樣,她一出現,自己就會被無視,這讓她很不甘心。

“吆,曉麗,你今天好漂亮啊!”林如從眾人里走出來,來到她面前。

唐曉麗站起來,臉上露出牽強的笑:“哪里,要論漂亮,我怎么能跟如姐比。”

“你可謙虛了哈!”如姐嗔怒的白了她一眼,拉著她坐下來,剛剛那個胖女人和其他幾個女人也都走過來坐在唐曉麗旁邊。

幾個女人攀談起來,說著說著就說到皮草上面。

當然也就有人提起了唐曉麗身上的這件皮衣

“曉麗身上這件皮衣看起來也不錯啊,如姐,你說是不是。”胖女人說道。

林如仿佛這才看到唐曉麗身上的皮衣,臉上卻并沒有露出什么異色,她笑道:“你不說我還真沒注意到,曉麗,你這是,草雞變鳳凰,發達了啊!”

其他幾個女人聽到這話都忍不住偷笑起來。

唐曉麗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勉強的笑笑:“沒有,就是工作找的好了點,工資高了。”

“哦!是嗎?我還以為你釣到了一個有錢人!”

“哈哈哈!”幾個女人都笑了起來。

唐曉麗的臉色也隨之變得越來越難看。

“如姐,我記得,你丈夫有開一家皮草店,你對這方面應該也懂,跟我們說說唄,曉麗這件皮衣怎么樣啊!”

林如聽這話,淡淡的點點頭,這才仔細打量著唐曉麗身上這件藍色收腰的皮草大衣。

“嗯…這料子做工倒是精細,是件好衣服,不過,這材質…可不是皮衣啊,曉麗你該不會是被騙了吧!”

她的話,讓唐曉麗的臉色發白。

其他女人看著她的眼神也充滿了鄙夷。

聚會結束后,唐曉麗立馬逃也似的離開,當她坐上車的時候,臉上的憎惡和憤怒才完全暴露出來。

她開著車回到家里,將身上那件藍色的皮衣脫下來,用剪子狠狠的撕碎,剪爛。

“林如,你不就是嫁了個有錢人嗎?你有什么了不起,啊!”唐曉麗尖叫著,將家里的東西亂砸一通。

直到電腦發出滴滴的提示聲,唐曉麗走過去點開那封郵件,里面的內容,讓她的臉上,出現了神經質般恐怖的笑。

她立馬回到臥室,找到一本電話鋪,在里面找到了林如的電話,并且撥通了:

“喂!如姐,嗯,真的,你不是懂行嗎?我想讓你過來看看。嗯嗯!”

一番客套,掛掉電話,唐曉麗的臉上才露出殘忍的笑。

第二天的傍晚,林如如約開著車來到了她家,看到唐曉麗的家里竟然如此的臨亂,眉頭不由得蹙了起來。

“我說曉麗啊,我真是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還是生活的這么辛苦,不過既然是這樣你又何必非要在大家面前裝成那副樣子,難道就不累嗎?這次你請我幫忙,我也知道你有這份心,所以…”林如的話戛然而止,因為她轉過身發現唐曉麗竟然一臉貪婪的看著她,這樣的表情,讓她詫異的說不出話來。

唐曉麗走上前來,將林如按住。

“啊,你干什么?”林如掙扎。

唐曉麗冷笑:“別動,如果把自己弄傷了,做出來的效果可就不好了。!”

說著她拿起放在一旁的電棍,把林如電暈了。

林如醒來以后發現自己的兩只手竟然被分別綁了起來,整個人成大字被吊在黑暗的地下室里,而唐曉麗正在一旁,忙著。

“曉麗?你這是做什么?”林如見這情形慌了。

“你不是嫌棄我那件藍色的皮衣不好嗎?這次我可以做出來一個你絕對會稱贊的皮衣!”

唐曉麗邊說著,邊拿著板凳饒到了林如的身后,站了上去,手里還拿著一把鋒利的小刀。

“你干什么…不要,啊!”林如的尖叫聲響起。

唐曉麗露出瘋狂的大笑,她掛掉林如的頭發,用小刀劃開她的頭皮,然后用兩旁早就準備好的鉤鎖將頭皮分開分別從兩邊勾住,分開。這一番動作毫不猶豫,也全然不顧林如痛苦的掙扎。

她跳下板凳,將身邊的一個開關一拉,林如頭頂的一個大桶立馬倒下來,里面的液體全部從林如頭頂灌入她的體內。

“啊!”痛苦的尖叫聲不斷,過了一會終于停息了。

她的皮被完整的剝了下來。

唐曉麗將那塊皮寄給那個給她發郵件的人,一個星期后,她收到了一件華麗漂亮皮衣

下一篇:薛家守陵人

快跑,鬼來了

?
福彩开奖 澳门足球即时指数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 大族激光股票 炒股票融资 2008年股票指数 fct游戏理财平台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河北11选5 中国石化股票融资 投资理财产品靠谱吗 江苏7位数 江苏7位数 北京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十分 快速赛车 2012短线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