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自集趣事

防盜門二

2019-07-18 來源:自集趣事網 瀏覽:

我再無睡意,從床上立馬就坐了起來,血順著他的手指滴落在白色的地磚上,這時寢室中的其他二人都看著他。

“我昨晚……沒有出去啊。”

“對啊,昨晚啊……我們聽見那個聲音,就出去看了一下,剛走到門口就回來了。”林子涵從廁所里出來,一是一臉錯愕。

“晦氣。”也不只是誰說了一句,其他人也都散開了,各收拾各的。

“劍鋒,快下來洗洗吧,看著慎得慌。”林子涵看了一眼我,端著洗臉盆去了洗手間。

“嗯。”

徐建峰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天。

夜晚來的總是那么快,一轉眼,又回到了起點。

“這個貓眼怎么被沾上了。”林子涵穿這個大褲衩站在寢室門前,走來看來看去。

“哎,咱仨來一局。”李晴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副撲克。

我們三個圍坐在床上,打起了撲克,張聰在一旁的桌子上寫作業,耳朵上戴著耳機,我們的聲音絲毫影響不到他。

一陣冷風吹開了窗戶,吹掉了擋窗的書,啪的一聲響吸引了我們的注意。

“這窗戶怎么開了。”我下床光上了窗戶,看了看墻上的鐘表。天,已經12點了。

“十二點了,哈……”林子涵也注意到了,伸了個懶腰。我們都有些困意,張聰也早都睡著了。

“開始了……開始了……”躺在床上,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音。詭異的,陰森的,仿佛是從地獄傳來的招魂令。

“砰砰砰……”以往的聲音再度響起。

躡手躡腳的下了床梯,拿了一把手電,追尋著聲音的源頭。許劍鋒走到了門前,聲音更近了。他硬著頭皮摸上了門把手,冷汗也從額角滲出。

“砰砰……砰砰……”急促的聲音在次傳來,仿佛就是……從這扇門里傳來的。許劍鋒嚇得跌倒在地,手電照著防盜門。

“啊!”在手電的照射下,許劍鋒看到防盜門此時蒙上了一層鮮血,就像是一個鮮紅的幕布,完全罩住了原有的色彩。右手也沾染了許多。鮮紅的,粘稠的血液,許劍鋒在次瞪大的雙眼,手電被扔在了一邊。雙腳無助的往后倒退,左手顫抖著靠近雙人床,搖晃著同床的李青的床。可是他摸到的,卻是一只冰涼的,滑溜溜的人的小腿!他沒有勇氣再往上看下去,腦袋一暈,昏倒在地。

“許劍鋒,許劍鋒。”迷糊之中我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緩緩睜開眼,看到李青,還有林子涵,張聰都圍著我。

“有鬼。”從前我并不相信鬼神之說,但回想起剛才,頭皮都有些發麻。

“有鬼?昨晚你從床上掉下來了,嘴里還真的像見鬼了一樣狂叫。”張聰看著我,有點嘲諷的意味。

“真的,就是這扇門!”我指著門嚷道。從前的自己,聽到別人說有鬼,何嘗不是嘲諷一番。

“你做夢呢吧?在不洗漱就要遲到了。”

一如既往,無人相信。

“許劍鋒。”老師用手指點點桌角,躺在課桌上睡覺的我,只好乖乖坐起。

“喂,你怎么了。”林子涵看著我無神的雙眼,戳戳我的肩膀。

我沒有理會,趴在桌子上埋頭大睡。

“喂喂,哪個是張聰,出來一下。”一個穿著本校校服的女生敲著門,校服上面還有一些‘鬼畫符’。滿頭艷發,做的頭型簡直像個雞窩。

“我就是。”張聰放下書本,走到門前。我們三個小聲音論,又有好戲看嘍。每周總會有上那么一個。

“我喜歡你,我要和你交往。”女生說的毫無感情可言,讓人覺得她好在說要吃飯一樣簡單。

“……”張聰在她耳邊不知說了些什么,那個女生切了一聲就走了。

“張聰,張聰你說了什么啊?”林子涵一見他回來,立馬撲過來追問,像個八卦女一樣。

“我是同性戀。”

“啊……”此話一出,林子涵瞬間從他身邊退開,像是對方有傳染病一樣。確實,我和李青也被雷到了。

晚上還是照常來臨,總是那樣讓人措手不及。

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即使那個聲音已經消失。

“呲……啦。”對面的床底突然傳來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從被子露出了一個小縫,看著那邊。

“呲……啦。”這個聲音,像是拉拉鏈的聲音。

天,那是什么。我看到一只胳膊從張聰的床底伸出來,慢慢的多了一條腿,知道四肢全部出現,我想叫,那下一個出現的就是頭!我連大氣也不敢喘,捂住嘴,好奇心讓我無法停止。

“咯……吱”那個東西從床底下出來了,沒有想象中的看到頭,他的脖頸處是光禿禿的。

他慢慢的站了起來,摸向張聰的頭,仿佛下一秒他的頭就會被擰掉。然而并沒有,他爬上窗體,摸上林子喊的頭。我咽了咽吐沫,那個東西突然轉過身看著我的床鋪。我緊閉雙眼,害怕的心跳加快,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終于轉了過去,下了床梯。向我這頭靠近,怎么辦,怎么辦。拿下一個豈不是就是我。

鬼姐姐最火爆推薦:《超級猛鬼王》《我的女友是鬼王》《我的鬼妻大人》

作者寄語:故事中的人名,校名。均是編造

?
福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