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自集趣事

猛鬼駕到

2019-07-18 來源:自集趣事網 瀏覽:

夏軍是個考古學家,不過的他的學識并沒有用在為人類謀福祉上而是千方百計的用生平所學為自己謀私利。

最近的夏軍顯得春風得意,雖然買彩票從來沒有中過獎不過他可有個比中大獎更好的買賣。

他從一個倒賣文物的販子口中無意中獲知了一個大秘密。而且這個秘密只有自己知道。所以說他很快就要成為一個大土豪了,而不是那個混了快半輩子連個副教授都不是的大學講師。

“我可以肯定的說那最次也是王爺的陵寢,怎么樣小張跟著我干他一票?一旦做成了你我一輩子什么都不干都有花不完的錢。”小張是夏軍的同事,一個剛分來學校不久的大學生,畢業于某著名地質大學堪稱考古界的后起之秀。“這么大的陵墓應該是有人值守的吧。可別一旦失手你我二人不但身敗名裂而且恐怕難免牢獄之災。”小張露出了明顯的擔心不過看的出來他動心了。

“放心據我說知那個墓地還沒被發現,只是幾個蟊賊在那附近無意撿到了幾件三級文物級別的東西。我看過那些東西,都是皇家用品。墓主人至少是個王爺的身份。”“好吧我聽您的。”小張點了點頭道。

臨清市郊外的晚上。

夏軍、小張帶著專業的儀器就好像工兵探雷一樣的在一片大約三百平方米的地方來回的走動。這是夏軍測定的陵墓的大概范圍。

夏軍停了下來點了支煙準備歇息片刻,這時小張手里的探測器響了起來。夏軍忙把煙扔掉走向小張。

二人就在這個地方用攜帶的工兵鍬挖了起來。

大約到倆米的深度的時候一件東西就現出來它的真身。

“這是個鎮紙,不過并不是金的而是玉,只是旁邊有條廢鐵絲觸動了探測器沒想到誤打誤撞的發現了這個。”夏軍端詳著這個精致的鎮紙激動地說。

干了半夜的苦力二人是實在是勞累不堪,把挖的坑掩蓋起來決定第二天再接著干。

第二天的深夜。

夏軍和小張這次可沒有上次的幸運,坑已經挖了四五米什么都沒有發現。夏軍使勁的跺了跺腳上的泥正準備招呼小張收工怎料想他左腳居然踩空了。而且有東西掉下去的響聲。

夏軍爬了下來往腳下的那個踩空的小洞里看去,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他忙招呼小張拿來手電筒自己一邊用手把刨試圖把洞給擴大些不過卻徒勞的刨出了一塊大石頭。

夏軍拿著手電筒往那個小洞里照雖然什么也看不見,不過他已經確定了那是一個大的空間。再看那塊石頭雖然沒有挖掘出完整的樣子,但是據夏軍多年的挖掘古墓的經驗那因該是一塊很大的條狀青石。因為古墓都是這樣的大塊青石砌起來的。如果夏軍的判沒錯的話下面是個地宮。

第二天晚上。

二人拼命的挖了一陣子,挖出了倆塊連接緊湊的青石。小張看著眼前的情形忽然若有所悟的道:“我知道了。你踩空的地方因該是有過水的,經過幾百年的侵蝕石頭就被侵蝕出了一個洞而其他地方沒有水所以好好的。”“有道理,看來我們需要找到地宮的入口才行。”夏軍道。“不。即便找到入口那也應該是個很堅硬的石門,我們倆人的力氣是不可能打開它的。如果炸的話動靜太大會驚動別人。”“那我們就干脆找一條長繩子吊下去。這樣就省時省力而且也不會驚動別人。”夏軍道。

第三天晚上夏軍和小張找來把大鐵錘把一塊青石砸掉于是洞口便擴大了。

夏軍把繩子系在腰間就將自己調了下去。

這個地宮從上到下有二十多米的高度這是夏軍靠繩子的長度來判斷的。

夏軍看了四周果然自己處在墓室之中,因為四周盡是森森白骨,那是陪葬的下人的尸骨。

夏軍晃了三下手電筒,這是告訴小張可以下來了。

里面的墓室很多,二人用工具撬開了不少石棺材果然按照級別的不同里邊的陪葬品的數量和品級也不同。不過肯定的是,小張和夏軍發財了。

正當二人高興的相互擁抱慶祝的時候響起了一聲清脆而響亮的宣告聲:“王爺駕到。”墓室的場景忽然變成了公堂。一群清代官軍模樣的人分立小張和夏軍的倆旁。一個威嚴的老者穿著帶龍圖案的蟒袍出現在了公堂的審案席上。

王爺列舉了幾條二人盜墓罪狀之后判了當堂斬立決。倆個劊子手手持鬼頭刀就對著二人的腦袋兜頭劈了下來。

只見寒光閃過,慘叫了一聲之后二人摸了腦袋發現還在脖子上,什么事沒有。

公堂散去二人看到幾個差人拖出去的分明就是自己的尸體還是身首分離。

倆個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于是四處轉悠,他們發現到處都是清朝服裝的丫鬟和長工模樣的人。這時候一個俊俏的丫頭拿著一疊清朝的下人服飾要二人換上 。夏軍小心的問道:“我們為什么要穿這個?”女子不假思索的道:”你們已經是這里的一員了。”

?
福彩开奖